新闻中心

重要事件

美元外部性通货膨胀的陷阱

2021-03-08 14:48 作者:币游国际官网 点击:

  美元通货是高度国际化的世界通货。美元通货膨胀既有美国本土的内部性特征,又有非美国地区的外部性特征。美国政府和联邦储备局对于本土通货膨胀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不过,美国政府和联邦储备局对于本土以外的美元通货膨胀无须承担责任。这就意味着,美国政府和联邦储备局不会介意大量输出美元通货,更不会介意向全世界输出美元通货膨胀。

  事实上,美国在1971年之后,不遗余力地向全世界输出通货膨胀。可以肯定地说,前苏联的解体和日本陷入长期经济衰退都与美国输出美元通货膨胀有关。美国人善于运用通货膨胀的时间差异和速度差异,在大规模资本运动中实现财富的转移。随着中国经济对外依存度迅速升级,中国已经成为美国输出美元通货膨胀的主要对象。中国以及周边地区的资产价格狂涨再一次清晰地表达了美元通货膨胀的外部性特征。

  美国在金融海啸之后,长时间处于通货紧缩的状况。至少,检测通货膨胀的显性经济指标是这样表达的。问题是,天量的美元通货并未焚毁,就算是美元通货的流通速度减慢了,美元通货的总量依然远远超出了现货交易需求,通货膨胀几乎是无法避免的。这就不能不让人思考美元通货的实际分布状况。美元通货会跑到哪里呢?如果观察香港资金净流入的恐怖景象,答案似乎已经隐然若现。

  设想一下,如果你是一个持有美元资本的投资者,如果你清楚地知道美元的购买力高出其内涵价值300%以上,你应该如何部署投资策略呢?近期李嘉诚先生十余次回购自己的股票,就已经清楚说明了问题的严重程度。面对如此昂贵的资产价格,仍然坚决买入资产,坚决放弃现金,这会是偶然的决策吗?香港的豪宅市场已经再次陷入疯狂,香港本月楼价更创出每呎7万港币的天价(每平方米65万人民币)。如果,再联想到其他国家和地区的不动产价格的剧烈上涨,你或许应该感觉到美元通货外部性的强大压力了。这当中也包括中国大陆房地产近乎失控的状况。美元通货如水银泻地般地渗透到了每一个角落。

  我从来不相信次级按揭危机是一场自然发生的金融风暴。我反复强调卖权证券化是一个超级金融骗局。我更相信这是一次可控的、定向的金融核爆炸。这次金融核爆炸的意义在于,在美元面临急剧的通货膨胀的关键时刻,制造一次人为的通货紧缩假象,误导各国金融当局为了自救而投放天量的货币,从而诱使非美元通货出现急剧增长,率先形成不可遏制的通货膨胀。大多数国家缺乏对抗通货膨胀的经验和手段,在剧烈通货膨胀面前,他们通常的首要选项必然是稳定压倒一切,结果只能是继续让渡国家的战略资源和未来的国民福利。

  我认为,中国应对金融风暴的策略存在严重的失误:第一,不应推出旨在增加货币投放的刺激经济方案,这将使得本已超发行的人民币通货远远超越现货交易需求,从而导致不动产价格猛烈攀升,从而迫使生产资本脱离生产流通而转入不动产投机;第二,不应降低人民币资金成本,更不应该放松人民币信用的风险控制,制造廉价货币必然导致货币币值贬损,进而形成越来越强烈的通货膨胀预期,迫使国民将正常消费转入保值性投资或投机,进一步降低实质内部需求,进一步恶化经济结构的固有矛盾。我对于通过降低资金成本以遏制美元流入的观点感到惊讶,这似乎根本就无视中国是一个外汇管制的国家。我相当确定,我们已经严丝合缝地进入了美元外部性通货膨胀的陷阱。我不敢想象,中国未来严重通货膨胀的恐怖景象。

  回到本文主题。美元通货膨胀的内部性特征是温和的、有序的、可控的。与之相对应,美元通货膨胀的外部性特征是疯狂的、无序的、失控的。这当中,我们可以清晰观察到美国联邦储备局对于本土美元通货流量和美元通货流通速度的有效控制。美国在金融风暴之后向金融机构提供巨额信用支持(用国债替换有毒资产),而并不直接投放流动性,美国本土美元通货反而趋向于紧缩。相反,中国等通货已经过剩的国家却是直接向金融体系大量注入流动性,似乎并不介意剧烈的通货膨胀。再举例,美国在金融风暴之后,将资金成本降低至零(降低利率至0.25厘),放任美元通货溢出国门,释放其内部通货膨胀压力。相反,中国等国反而钉死汇率,洞开国门,扩充容纳廉价美元通货的战略空间,致使资产通胀一发而不可收。

  美元通货膨胀的外部性特征,与美元通货膨胀的内部性特征,有着一种奇妙的内在联系,恰好形成了美国财政金融战略的总体性特征。这完全符合美国人的性格:与其解决自己的问题,不如将自己的问题变成大家的问题,最后再由我来解决所有人的问题。中国经济本来并不存在什麽严重的问题,现在竟然出现了严重的问题,未来可能真的需要美国人来帮助解决问题了。

  中国古人说,同床异梦,以邻为壑;中国新人说,同一个世界,同一个梦想。我们还能再说些什么呢!

币游国际官网

返回

网站地图

Copyright©币游国际官网    技术支持:华润水泥控股有限公司